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2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些。

她刚好以看见他的脸了。

他微低着头,眼神紧紧盯着她,那其中透露的情绪是愤怒?

安谣使劲嗅了嗅,除了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,什都没有。

“我没喝醉,你知道的,我不喝酒。”安彦的嗓音有些低沉,听不来之前的奶味,没了那种无害的感觉。

“我在哪?”安谣的声音打颤。

她不明白安彦这副似醉没醉的样子是怎了,她在开那一瞬,临时换了台词。

安彦:“在家。”

他说完,嘴角弯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,眼神迷离,没有酒气却比酒气更加迷醉,只是多了一丝清冷,这让她心更慌。

“那你……”

安彦挑眉,调整了姿势,俯身凑到她的眼前。

“那我?”

“没没,没什。”安谣更加慌乱,她进退不,只轻轻踮起脚,把这迫人的距离拉开。却又立马被安彦按了回去。

安谣惊慌地举起手推了一把面前的人,发现一点用都没有。安彦就像是被强力胶粘着一样,纹丝不动。

她放弃了这个办法,转而披上强势的外壳,她正面迎上安彦清冷的目光,硬撑着不符合她的气场说:“你快放开我!”

“我不。”

安谣一愣,吞了水。她的眼神避退了几分又不甘心地迎了回去。

“你放不放?”

安彦偏头,垂眸看着她,那眼神分明是挑衅和轻视。

他拉长了音,就是为了让安谣听清楚:“不,放。”

安谣情急之使劲踩了他一脚,是他连叫都不叫一声。他是铁做的,都不怕疼的?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fyq99.net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