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32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裴苍玉晕了过去。

电影还在放,叠在一起的男男女女正在吻着树丛与飞鸟地奔向生命大和谐,裴苍玉却索性晕了过去,白石慢慢从他身上起来,跪坐在一旁,看着不省人事的初中学,脸还是羞愧的红色,身湿漉漉。

白石站起来,抱着手臂看他,现在这房子里没人,管家都不在,没人来照顾裴苍玉。

他迈着步子了楼,去给己倒了杯酒,马达拉从地室跑来,喜气洋洋地给他咬来一个小铁盒。白石接过来打开,里面是上次他卸掉的人的牙齿。

他啧了一声,盖上盖子,随手扔去一边,继续喝他的酒。

裴苍玉醒来会怎办?

要怎做,糖还是鞭子?

他放酒杯,伸己的手,愣愣地盯着发着呆,手上还有裴苍玉温热的背的触感,摸过的脊椎骨,那一道嵌在背上扭动的硬骨,像通了电似的,让只是想想的白石就觉得手发麻。他转过头看向马达拉,马达拉吐着头摇着尾,快乐地回看他。

白石伸两只手:“要我上去就舔左手,不然就舔右手。”

马达拉呼了两气,嗅了嗅左手,嗅了嗅右手,舔了一右手。

白石拿纸擦了擦手,语气冰冷:“不是让你闻酒,废狗。”

马达拉委屈地呜咽了一声,耷拉着耳朵,在主人再次伸两只手时,舔了左手。

他的主人烦躁地站起来朝楼上走:“真是废狗,麻烦。”

做什都是错的马达拉在原地转了个圈,趴回了地上,闭了眼睛睡觉。他的主人上了楼,把地上的裴苍玉捡起来,抱起来,抱回房间,换了床单,在想帮忙换衣服的时候,停了手,把被子甩在了他身上,了楼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fyq99.net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