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萧钰一拳打在容曦肚子上,听他闷哼一声,"陛这点精力还是留在妃嫔娘娘身上吧。"

“你!”被绑在子上的容曦不安分地想要冲破绳子的束缚,去教训眼前这个恨的太监。

用他的衣袍把眼睛擦个干净,还嫌弃地把衣服扔他身上,狭长的眼眸冷冷瞪容曦一眼,嫌弃又冷淡。

这样的神色更是让容曦愤怒,他在嫌弃他!

难道萧钰所钟爱的,只有他身这根孽?

被他泄的精液糊了一眼,那热炽而腥的黏糊之物洒在脸上,萧钰总觉得擦不干净,想想又一拳打在容曦腹上。

“唔!”容曦闷哼一句,忍受他的暴行,却无一句责怪,只是身之物又有了聚热之感。

"进来。"萧钰一声令,娇媚的宫娥进殿为他梳头理衣,半刻不到便从青丝乱散的慵懒风流中恢复到丰神俊逸的利落模样。

“唤洛泉过来。”萧钰披上白色的狐狸毛斗袍,坐于子几步之外的太师椅上,斜手抵头闭上双眼。

“是。”尽管容曦全身赤地被绑在子上,宫娥却不敢抬头看一眼,个个低着头侍候完当即退殿外。

不多时,一名为洛泉的宫女手捧柔软的羽毛,一步一扭地走入殿中,身穿白沙行走间轻盈流动,一双白玉腿在轻纱中若隐若现勾人遐想。

这几年来,萧钰助容曦泄精上百回,渐也发现一怪象,容曦并非不举,只是只在他面前举,而旁人再是怎样撩拨都毫无动静。

这也是让萧钰最是头疼的问题,容曦已年十八,早到了该立后的年纪,只是娶回来却无法行房,指不定会被传成什样,况且容曦似乎也没心思立后,萧钰也就将此事一压再压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fyq99.net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