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5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,午去市中心那边,挺顺的。”

“那小心啊,有空给你妈去个电话!”

“哦。”

她稀里糊涂应来,门咣一声关上。

一瞬间,这些烦躁和羞耻尽数褪去,山峰坍塌了,一点点怜的藤蔓攀上来。她在寒冷的走道里跺脚按电梯,才后知后觉想起父亲的那句天冬至。

冬至。

方清樾再次来到华景城——岚姐说天上班,她便提前来等。

上次分别后方清樾回家做了不功课,她去落灰的论坛上面取经,听几个是编的纪实故事。昨天看见有人在论坛上说,细心的人在极短的时间里明白床伴是个什货色。轨的?寻刺激的?好色的?或者干脆是个性瘾或者性癖者。

方清樾很有知之明,她恐怕早就被岚姐看透。而在她的观察,初识雨,再次雪,天冬至,这每一次邀约的时间都透着某些情绪,并被拥有样情绪的她察觉。

论坛上又说,如果不想惹麻烦,那就不要在现实关系中接触床伴。最最最重要的就是记住好奇心害死猫——就算两个人熟悉彼此的每一处肌肤和骨骼,人来人往,哪怕擦肩而过,也只是最普通的陌生人,仅此而已。

午后的华景都是些结伴喝午茶的网红,方清樾看着长枪短炮的有些尴尬,最后还是躲进了乐达,总是蹭体验很不好意思,要办个卡吗,方清樾想到现实关系的禁忌还是作罢,反正华景这大,有太多的地方以消磨时间等人。

就当最后来乐达吧。她想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fyq99.net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