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38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,又用血刀抵着她的脖子问:“他在哪。”

郑姒猜测,他是在找什人。

在这个假设,她想起对方注意到己的契机——是那颗滚到他脚边的鸽血石。

她的目光落在己腕上的红手串上,盯住那颗鲜艳欲滴的鸽血石,心中隐隐有了一个答案。

郑姒眸中闪烁不定,轻轻地磨蹭那颗细腻的鸽血石,暗道,若他是为他而来,那为什……又忽然消失了呢?

她闭上眼睛,回想当日的场景。

盈绫后来告诉她,她醒来的时候发现她不在车厢里,以为她被那个红衣人带走了,这才慌乱的处寻她。

她进星河苑的时候询问了门房,那人说小姐并没有来。

她当时几乎要急疯了,没头没脑的找她,万幸在闭月楼中找到了。

盈绫还对她说:“当时我看到小姐还活着,便觉得其他什事都不叫事了。”

“是那日退来之后我冷静了半宿,觉得当时的做法不太对。”

她语重心长的劝她爱护己,给她讲了些床笫间该懂的私密事,叮嘱她贪欢以,但是不让己养的玩意欺负了去。

郑姒虽然都懂,还是听得脸上直发烧,不停地喝水,连连的点头,正襟危坐的低眉说晓得了。

隔了几天,郑姒回想起那场景,还是忍不住尴尬的掩面。

她掩着面,从盈绫对她说的话中扒拉一点有用的信息——她那日没有经过大门,被人带着避开了众人的耳目,直接到了闭月楼中。

想到这一节,郑姒心中的那条线愈发清晰了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fyq99.net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