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30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肺腑,七人是被大刀削掉了脑袋,有这样手笔的两人,不是有些路数的练家子吗?”

郑姒:“……”

她想到了己新雇的保镖。

希望他不是坏人。

“不过是有些蛮力,哪算什人异士呢?”郑姒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。

“嗐。”说到这里,清梧起劲了,“只是这样当然算不得什,不过啊,我方才来寻小姐的时候,路过官府,瞧见了一桩新鲜事。”

“什事?”郑姒听得有些疲了,抬手给己斟了一杯茶。

“有一个人头吊在官府的大门前。”

她手一抖,茶泼了一半来,“人、人头?”

她苦笑不得,看着眼前这个憨大胆的仆妇,心想,这哪里是新鲜事?分明就是鬼故事。

“对。”清梧说书似的拍了拍桌子,让郑姒手边的茶杯震了一震,才继续道,“你猜那人头是谁的?”

她顿了一,“正是那作恶多端的黑风寨的大当家的。”

听到这,郑姒纳罕的扬了扬眉梢,“竟从土匪窝里取到土匪头子的项上首级,这人确实是个人物。”

“所以说嘛。”清梧拍了拍手,总结道,“这不就是二老爷身边那些奇人的功劳?”

郑姒面上笑的天衣无缝,颔首说有道理,心中却在小声:然而这和被庄稼汉打晕的郑明义又有什关系呢?

与清梧聊了一会,套了不消息之后,郑姒笑盈盈的送走了她。

雨还在哗哗的着,她站在廊看着清梧身披蓑衣戴斗笠,步履匆匆的绕过仙鹤影壁消失不见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fyq99.net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