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118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他放酒壶,一本正经:“如此说来,这五条灵脉,还是家母的亲属,那就是小生的长辈。我咸雍的大舅病危了,咸雍人不通知不说,还要瞒着。我这个当外甥的,跑来问一问病情,他当然得怕了!”

说到最后,一个“怕”字,周良甚至夸张地猛然张臂,宽袖甩至半空中。

而后连他己都觉得动作夸张了些,又悻悻收手,随意往石桌上一搁,继而问道:“音希满意了?”

你就仗着微醺胡扯吧。

陈音希当然不会信他这番说辞,周良不想说的事情也不是一件两件——他连他是周姜子的事情都不想说。

灵脉、周姜,还有周良,恐怕其中还有故事。

不过陈音希八卦归八卦,她也有逼数,周良不说,没必要逼着追问。

“我想问的不是这个。”于是陈音希说。

“那你想问什?”

“你明知道咸雍灵脉枯竭,为什跑了这多地方,就是不到咸雍来?”

陈音希侧头看向周良,书生闻言,笑容不变:“这不是——”

“把你堆来的笑容收起来再说话。”

周良立刻停。

连刘卿卿都看来,有时候周良脸上的笑容就是在敷衍旁人,陈音希怎看不来?

她认识的人里,唯独嬴子黎和周良二人总是脸上挂着笑容。嬴子黎不用提,这人形式举止夸张,就差把“我做做样子”一行大字写在脸上;周良要好一点,他笑起来一副和和气气的模样,白净书生外加真切笑颜,谁见了都得心生几分好感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fyq99.net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