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62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院什的……那就和陈音希没什关系了。

陈音希立刻搞明白了咸雍城的情况:嬴子黎,怕不是个土皇帝。

“我是怎来到这的?”

看了一圈,陈音希的视线落回嬴子黎身上,又问:“怎一眨眼就到你的地盘了,蓬莱离咸雍不近吧。”

嬴子黎莞尔:“乘我马车,走了一十三天。”

陈音希一点印象都没有。

走了将近半个月,那便是快到新年了。

“君元明就一句话都没说?”

“蓬莱一片混乱,打你的录像又传的沸沸扬扬,顾不暇耳。”

“你要做什?我不信你救我是为了做慈善。”

“这个不急。”

嬴子黎慢条斯理地整了整己的衣袖,姿态闲适地走到陈音希面前。

要不是二人身处正殿,钢铁制造的行宫有种天然的压抑感,他倒是像来找她闲聊说话的。

“说我如何用你之前,”嬴子黎说话抑扬顿挫,让他每句话的语气都仿佛刻意修饰过,“先说说你的情况。”

“我的什情况?”

“身体情况。”

嬴子黎再次抬眼。

“太微宗的戒尺,也不是什利害神器,本意并非带来伤害,而是立规矩、以作警示。最严重不过陆青云挨了那三,虽则吐血,看着吓人,但实际上修养三天,也就基本恢复正常,”他正经说道,“君元明打你,本应是简简单单皮肉伤,等我见到你——”

却已经是眼前跳满警示对话框,吐血不止了。

那就奇怪了,陈音希在之前没受过内伤来着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fyq99.net

(>人<;)